青春京都线上娱乐文学作品

2017-10-12 08:21 类别:文学 次浏览
青春,生命中最耀眼的那颗星。下面是YJBYS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的青春文学作品,大家赶紧看看吧! 青春文学作品一 青春是一个代名词,代指正在成长的树木,振翅欲飞的鸟儿或雕琢一半的玉石。 有人说青春不需要雕琢,因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如一棵棵树木

  青春,生命中最耀眼的那颗星。下面是YJBYS小编为大家搜集整理的青春文学作品,大家赶紧看看吧!

  青春文学作品一

  青春是一个代名词,代指正在成长的树木,振翅欲飞的鸟儿或雕琢一半的玉石。

  有人说青春不需要雕琢,因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如一棵棵树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形状。而我却认为,青春需要雕琢。

  人们都说,风雨之后才能见彩虹,逆境中出人才,真的如此。我做过这样的一个梦,在梦中我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石头,在高山上树立,每天都接受着阳光的洗礼,鸟儿的欢唱和风儿的嬉戏,自由自在。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个石匠搬回了家。

  他告诉我,他想把我雕琢成一个万人敬仰的佛像,我答应了。从此他每天都会用他的工具在我身上敲敲打打,每一下都会让我疼痛万分,于是我退缩了,我害怕了这每天的敲打,我开始抱怨,躲避,后悔。而他似乎也发现了我的躲避,于是他对我说“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选择退出”我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逃避。然后他把我放到了一边,开始雕琢别的石头。开始,我很庆幸,终于不用再接受他的敲打,终于没有皮肉之苦了,但新的问题又开始出现了,开始有孩子在我身上乱涂乱画,大人们视我为废物,就连小狗也欺负我,我受不了这种折磨,于是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突破,一定要成功,总有一天,我要向他们证明,我不是一个废物!

  然后,我又找到了石匠,请求他的敲打,让我成功。于是我每天忍受着疼痛的折磨,每当我想放弃,想退缩的时候,我的内心都会有一个声音,他对我说“记住你不是一个废物,所以你要坚强,你要用你的成就让他们敬佩让他们折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慢慢的习惯了每天这样的敲打,但有一天,我发现我的脚下早已经不是那黑色的泥土,也早已经不用受石匠的雕琢,而是被放在大殿上的金莲花上,受着万人的敬仰。每天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每个人的眼神都是敬畏的,崇拜的,虔诚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我已经从那个在垃圾堆里毫无用处的巨石蜕变成了一个万人敬仰的圣佛。

  梦醒后我回味着,我想,如果我没有跟随石匠,也许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也许现在还在大自然中混沌的生活着,然而正是哪一下下的敲打,激发了我,让我有了目标,有了方向,有了痛苦,也有了成就。

  对啊!没有被修剪的树木,固然独特美丽,但,也可能失去傲视万物的资本。没有被推下悬崖雏鹰,固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有可能失去翱翔天空本领。没有被雕琢玉石,固然独特美丽,但,也有可能放不到大殿上受万民的敬仰。所以再灿烂美丽的青春也需要困难的磨练细心的雕琢!

  青春文学作品二

  青春如花似火,灿烂热烈;青春如诗如画,多姿多彩;青春亦如梦,五彩斑斓。

  花季里,我做着一个美妙的名人梦。幻想拥有鲁迅先生那一针见血的文学思想,孔子的满腹经纶,诸葛亮的神机妙算;我幻想拥有比尔·盖茨那旷世的经济头脑;我幻想成为21世纪的杨振宁,李政道;我幻想拥有像S·H·E那动人的歌喉,李宇春那帅气的风度……

  花季里,我做着一个美丽的文学梦。向往陶渊明那“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悠闲自得,被李青莲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磅礴气势所震撼。它们无一不触动着我的心,让我萌发了文学梦。

  花季里,我做着五彩的教师梦。教师是灵魂的工程师,是心灵的塑造者,是思想的灌输者,身体语言的教化者,他们是美丽的,是神圣的,萌动的青春之心促使我不断前进。

  花季里,让我又想起那句李大钊的格言:青春之字典,无“困难”之字,青春之口头,无“障碍”之语,惟知跃进,惟知雄飞,惟知其自由之精神,奇僻之思想,锐敏之直觉,活泼之生命,以创造环境,征服历史。

  青春文学作品三

  青春因文学而显得不太单调,也因此而产生了几分激情,使青春的我们多多少少也会诗情画意几番。总之是觉得这样比正宗的河南话听着有趣些,幽默些。虽说我们是河南人,地方话有着与生俱来的特色。

  那么 ,当我们因青春而焕发写作的灵感时,我们如何看待青春与文学的关系呢?我曾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过周国平先生写的一篇文章《青春与文学》。他在那里说道“青春与文学是两回事,文学对年龄中立,它不问是青春还是金秋,只问是不是文学”,他认为用青春书写文学的模式,只是一些不甘平庸的人们在可以的装酷,夸张的显示出叛逆姿态或者是故意的编造惊世骇俗的谎言。文字则漫无节制,充斥着没有意义的句子,找不到海明威说得那种“真实的句子”。这些青春写手只是在平庸中却要冒充独特,因而是不老实的平庸。我不禁为之心灰意冷,甚至有些时候作文我都没有勇气去写了。因为我不想让别人把我用青春勾画的我认为的文学称作胡写,那么就太有点打击我了。当然我不赞同周先生的观点 ,但这仅仅是不赞同而已。我认为青春虽不等于文学,那只是说不完全等于文学,文学与青春还是有着相联系的地方的。比如,正是因为有青春,我们才能对年少路上的风风雨雨有所体会,我们身处其中才会对时代的特点有更深的了解,我们对于社会才会有更多的感悟,也许我们心中压抑着的千言万语无处诉说,但我们可以向自己诉说,而这一切表现在桌面上,那就是文章了。再比如以为年近八旬的学者,他满脑子灌输的是文化大革命的影子,都是封建社会压迫人民的教条,他只会写中国传统的思想和文化,那是他因为他生活在那个时代过了,所以写出的文章就别有一番真实美,而如果让我们年轻的一代去写中国的古代文化,那么我想这不是轻而易举的。因为我们不是生活在那个时代过的人,或者说我们对于以前很年少无知,我们强迫自己去汲取连老者都早已感到陌生的东西,写着是毫无意义的,就是真的写出了想《西游记》那样的神话来,恐怕也要腾空飞出几枚原子弹来了……因此,写出了也是没有味道的。

  此外,青春与文学也相互影响,我们用青春书写了文学,而当我们读文章时,文学又曾使我们坚强,使我们有一种战胜苦难的力量。

  当然,一切文学的创作都是有来由的,我们不可以漫无节制的书写,不能是一会儿是天的那边,一会儿是地的那端。让人看后无所眷恋,脑子团团转,两腿直发软;我们爱文学,就要对它真心实意,我们 要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不能去异想天开。但我并不是说我们在 写 文章的时候不 能有所想象来了,只不过是我们 的 想象要有依据罢了。其实,我们 拥有青春,只要我们用心里话把我们心中真实的青春,把我们对青春的太多感言和感受真人的写出了,那么我想这就是文学了。